学校首页 | 部门首页 | 工作动态 | 法规制度 | 警钟长鸣 | 宣传教育 | 纪委文件 | 网站1807 
洒满红土地的真情
2009-09-01 00:00  

影集里那一张张照片,她或是系着红丝巾,或是披着红外套,或是穿着红皮鞋;

家里的门、窗户上也都挂着红色的灯笼……

红色,似乎是王瑛生命的底色,印证着她那颗火红的爱民之心、那份火红的公仆情怀。

村民走在“连心桥”上就会想起她

听说王瑛对口联系的上两乡有座桥叫“连心桥”,桥名是村民们特意取的,并请石匠凿的,我很想去看看。

一个多小时颠簸的山路,让我十分疲惫。我在想,这条崎岖的山路上留下了王瑛多少的足迹……

2004年4月中旬的一天,大雨过后,上两乡的一条河水位上涨了30多公分。

这天上午,王瑛赶赴洋滩村检查贫困户帮扶工作。行至银河灌时,她看到一个农妇杵着一根长木棒,背着一袋农家肥,正在艰难地趟水过河。

这条河把洋滩村一个100多人的社划成两半,村民们住这头,田地在河那头,河上没有架桥,抢种抢收要抄近路就只能趟河过去。

“这多危险啊!要是突然来大水了怎么办?”王瑛停下脚步,皱紧眉头,问随行的乡村干部,“咋不想办法修座人行桥呢?”

“规划了好几次,但实在没钱修桥啊,以后我们再想办法吧。”一名乡干部叹了口气。

“这件事不能再说以后了!现在就定!走,我们去看看在哪修桥合适。”王瑛带着乡村干部在河边来来回回走了3次,寻找合适的修桥地点。

王瑛和大家现场核算了建桥所需的物资、经费,研究了建桥方案,并当场表示:“洋滩村是县纪委的对口联系村,农民过河难,我们有责任解决。回去后,我负责给你们协调建桥所需的钢绳、铁丝、水泥和资金。乡村负责组织老百姓投工投劳、开挖基础和安装。基础工程明天就开工。三天后,我专门来检查。”

三天后,王瑛带领县林业局等相关部门负责人来到洋滩村,协调解决了建桥所需的物资、经费。

得知河上要架桥了,村民们欢欣鼓舞。他们一鼓作气,齐心协力,只用了20多天就修了一座长120多米、宽1.5米的铁索桥。

村民吴伯军说起这座桥至今仍很激动:“我们以前做梦都想有座桥啊!王书记给我们架了桥,现在再也不用趟水了!走在桥上就会想起王书记。”

我站在铁索桥头,看到一块大石头上雕刻了三个醒目的红色大字——“连心桥”。

是啊,这座桥不仅仅连接起了河的两岸,更连接起了党心和民心。

老大爷说她比自己的子女还要亲

2008年初,一场罕见的雨雪冰冻灾害,袭击了我国南方大部分地区。南江有的地方积雪厚达20公分,给不少群众的生活造成困难,这让王瑛牵挂不已。她安排好去对口联系的燕山乡看望慰问村民。

慰问的前一个晚上,王瑛被病痛折磨得彻夜难眠。但第二天一早,她仍然早早地起了床,心急火燎地要往乡下赶。同事担心她的身体,建议她推迟慰问。王瑛却摇摇头:“不行,要去,一定要把县委的关心及时送到村民那里。”

冒着大雪,王瑛乘车颠簸了两个多小时来到了燕山乡。看着天气这么恶劣,乡里的同志提出,把受灾农户请到乡政府来。王瑛断然拒绝:“这怎么行,天这么冷,他们又受了灾,必须是我们到他们家中看望!”于是,王瑛和同志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到了秧坝村。当贫困老党员余长太接过王瑛送来的大米、棉被和慰问金时,激动得直抹眼泪。

谈起当天的场景,80多岁的余大爷就反复念叨着王瑛的好:“她先察看了我家的院坝,又到屋里到处察看,生怕有什么疏忽,还问长问短,要我保重身体,有什么困难就提出来。”

余大爷告诉我,那天他就看出来王瑛身体不好了,说话很吃力,出门时咳嗽咳得蹲到了地上,让他看着怪心疼的。他当时就在想,这个女娃娃自己身体都这样了,还在冰雪天来看望大家,真是比自己的子女还要亲。

“背二哥”觉得是她给了他们一个“家”

“背二哥”,南江县这样称呼那些专门从事搬运工作的民工。他们都是从山沟沟里来县城打工的,因为收入微薄,不论春夏秋冬他们都是“天作被盖地作床,背篓笼在脑壳上”。

“背二哥”石新友和他的伙伴们还记得,2004年6月的一个晚上,他们在红星桥街边找了一块地方,刚刚躺下准备睡觉,一个娇小的中年女子走过来,细声地问:“你们这么睡觉很难受吧?蚊虫很多吧?真应该给你们一个可以睡觉的‘家’啊。”石新友奇怪地看了看这个大姐,并没把她的话当回事。

但出乎石新友意料的是,没过多久,附近真的出现了一个“背二哥”宾馆,还听说在那睡一晚只需要5毛钱。

后来石新友才知道,那个大姐原来是县纪委书记王瑛,是她和其他县委领导协调建立了由政府补助、专供“背二哥”休息的宾馆。

“背二哥”廖大爷开始和许多“背二哥”都不相信这是真的,还是在街头睡觉。后来,有“背二哥”去住了,真的一晚只要5毛钱,有电视看,还有热水喝。这一传十、十传百,大家就都来住“背二哥”宾馆了。

这样的宾馆在南江县城已经有了四家。逐渐,这里还成了来县城务工农民的“家”。“背二哥”再也用不着在街头风餐露宿了。

“背二哥”见闻有限、知识贫乏,王瑛便晚上抽空去给他们讲课,鼓励他们“先富脑袋,再富口袋”,给他们“充电”,为他们“加油”;到了春节,王瑛再忙,也要和其他县委领导一起与“背二哥”吃上一个团年饭。

这个凝聚着真情的“家”,温暖的不仅是他们的身体,还有他们的心。他们觉得是王瑛给了他们这个“家”,打心底里感谢王瑛,感谢党和政府。

由她资助的大学生“怨”她没去找更好的医院更好的医生治病

2008年12月,黄霞仍然收到了500元的生活费。她很纳闷:王瑛妈妈已经离去了,我怎么还会收到生活费呢?

黄霞家住南江县八庙乡青宝观村。2007年,她被四川农业大学录取,然而因为家境贫困,加上还要赡养患病的父亲和年老的祖母,她家支付不起学费和生活费。拿着录取通知书,黄霞却只得准备放弃大学梦。

王瑛在八庙乡检查工作时,偶然从乡干部口中得知了黄霞的情况。完成工作后,王瑛顶着烈日来到了黄霞家,拉着黄霞的手说:“你的情况阿姨都知道了,阿姨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跨入大学校门。”临走时,王瑛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,叮嘱黄霞开学前一定要来办公室找她。

2007年8月的一天,王瑛主动打电话把黄霞叫到了办公室,得知黄霞还差2000元学杂费时,立即拿出3000元现金交给黄霞:“钱我早已给你准备好了,到学校后,一定要认真学习,将来报效国家。”

黄霞如愿跨进了大学校门,每个月还会按时收到王瑛从南江汇给她的500元钱。

2008年4月,王瑛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了,但她仍惦记着正在求学的黄霞。她交给单位一笔钱,要求专户另存,并委托同事按月寄给黄霞。这笔钱,是王瑛获得“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工作者标兵”后,组织上发给她的奖金。

就这样,黄霞每个月都会准时收到“王妈妈”寄来的生活费,即便是“王妈妈”已经不在人世。

当知道这一切后,感动、心痛、悔恨犹如决堤的洪水从黄霞心中奔涌而出。那撕心裂肺的哭喊,让人肝肠寸断:“王妈妈,您为什么不用捐助我的钱去找更好的医院、去找更好的医生治病啊?王妈妈,您为什么就这么匆匆离开了我们啊?”

其实,何止是黄霞一个,还有耿燕、唐浩……他们都在“王妈妈”的帮助下圆了自己的读书梦。

被处分过的人从她身上看到的是党博大的胸怀和强大的凝聚力

2008年12月1日,是给王瑛送行的日子。在巴中殡仪馆的悼念大厅里,一位男子的举动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,他一次又一次默默走到王瑛的灵前,端详着她的仪容,无声地流着眼泪……

这位男子名叫柳昆,是王瑛生前查办的“3?24”案件中的违纪人员。有人说,他该对王瑛恨之入骨;有人说,他该对王瑛敬而远之。但在柳昆心中,王瑛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大姐,柳昆从她身上看到的是党博大的胸怀和强大的凝聚力。他敬重她、感激她、怀念她。

当时,33岁的柳昆是县公安局最年轻的副局长。受到查处后,他曾心灰意冷:自己为了单位的事受到撤职这么重的处分,干脆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。

然而就在柳昆彷徨、迷茫,甚至自暴自弃的时候,王瑛却没有忘记他。王瑛对身边的人说:柳昆本质并不坏,只是一时糊涂走错了方向。我们是纪检监察干部,有责任教育他、挽救他。

王瑛多次找到柳昆交流谈心,不厌其烦地劝导他、鼓励他:“错误只属于过去,未来的路还长,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,一定要努力。”

2004年春节前的一个晚上,王瑛来到了柳昆的家。原来她听说柳昆自幼丧父,母亲又年老多病,特意前来看望,安慰因儿子受处分而整日担惊受怕的母亲。原本对纪委很有意见的老母亲感动得老泪纵横。

从那以后,柳昆认真反省,决心以实际行动改过自新。他主动申请到最偏远的村挂职锻炼。

在他驻村的四年间,王瑛仍然牵挂着他,每年都要到他所派驻的村检查、暗访,并指导和帮助他解决了很多具体问题。

2005年8月的一天,天下着大雨,柳昆在观音寺村小学组织村民硬化教室。临近中午,他看见一辆摩托车歪歪扭扭地开过来,停在操场上,而从后座上下来的是来村暗访的王瑛。虽然穿着雨衣,王瑛仍然是满身泥泞,头发因被雨水淋湿而贴在了脸上。看着“狼狈”的王瑛,柳昆忍不住鼻子一酸,泪流满面。

柳昆说:“王大姐这样帮助我,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工作、不好好为村民服务?”这期间,柳昆与村民一道修公路、建学校、安电话、打水池、建沼气、兴产业……一年中,干出了一般人五年才能干出的成绩。

柳昆的手机里至今还保留着一条王瑛发给他的短信:“真的勇士是跌倒后爬起来继续前行的人。”而柳昆认为,真的勇士,是面对死亡却仍然选择忘我工作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,正如王瑛。

在王瑛热爱的这片红土地上,我无法追踪她所有的足迹;但从南江人民那真情的感念、那模糊的泪眼中,我看到了她那颗赤子之心,感受到了她那份沉甸甸的爱民情怀。 (来源: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)

关闭窗口

中共bt36365最快线路检测纪律检查委员会 bt36365最快线路检测监察处

邮箱:jjjc@hactcm.edu.cn电话:0371-6557559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