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校首页 | 部门首页 | 工作动态 | 法规制度 | 警钟长鸣 | 宣传教育 | 纪委文件 | 网站1807 
永驻心间的爱
2009-09-01 00:00  

在王瑛最后用的工作笔记本上,有一页凌乱地写了几排相同的字:“写给儿子的话”。

这几句话都没有下文,这几句话都被泪水浸透……

这是一种怎样的不舍与眷恋!

这是一种怎样的揪心与牵挂!

作为一个女人,王瑛深爱着她的家人、朋友,热爱着她的生命、生活;

然而,作为一名县级领导,一名纪检监察干部,王瑛却把她毕生的心血奉献给了她钟情的事业,把她的情和爱倾洒给了南江的百姓父母、群众亲人。

她的爱像大山般博大和深沉。

因为爱,她升华亲情

2005年,王瑛的母亲被查出患有肿瘤,需要到成都确诊。消息传来时,王瑛正在高塔乡前锋村解决纠纷。是回家尽孝道,还是继续化解纠纷?面对群众祈盼的眼神,她强忍眼泪选择了后者。她的耐心和热情,让矛盾双方握手言欢。

王瑛的丈夫张勇手臂长了骨瘤,等待换骨,需要照顾。但单位的工作也让她放心不下。她陪护着丈夫完成手术,还未来得及等他苏醒,就匆忙赶回南江。直到一周后,她处理了重要事务、安排好各项工作,才回到丈夫身边悉心照料。

王瑛的儿子总是穿得很寒酸,读大学时,她每个月只给他500元生活费,因为,她还资助了好几个贫困学生。为了补贴家用,她甚至背着家人,悄悄地在一家信用社贷了8万元钱。

王瑛唯一的弟弟王勇,一直在阿坝州一个基层林业站工作,一家的生活来源全靠王勇一个人。连续几十年在高海拔地区工作,王勇身体越来越差,于是请求王瑛帮忙把他调到其他地方工作。可是王瑛只是尽力从经济上补贴,因为她知道,在南江还有很多更期待救助、更需要就业的家庭。弟弟因此赌气两年不给她打电话,甚至不愿接听她的电话……

王瑛把愧疚和自责深深藏在心底,可是,这更让那份情、那份爱显得深沉而又炽烈

2006年暑期,儿子从学校回家,那时王瑛刚化疗不久,身体非常虚弱,头发大把大把地掉,可是她不想让爱子担心。平时很讲究的王瑛,这次在大热天里硬是坚持了10多天没洗头,直到儿子返校的那天才请来理发师剪头发。理发师为王瑛洗头的时候惊呆了:王瑛的发根早就离开了头皮,因为汗水才相互粘结在一起,依附在头皮上的。

2008年春节后,王瑛病情开始恶化,她常常念叨自己欠亲人的太多太多。每当看到母亲用颤巍巍的双手为她揉搓大腿的时候,她担心自己走了妈妈会不会跟着倒下;每当看到丈夫用伤残的手艰难地拖地的时候,她就担心自己走后谁又来关心他;每当看到母子俩脸贴脸亲热合影的时候,她就担心儿子放假回家后找不到妈妈;每当想起父亲临终前嘱托她好好照顾弟弟的时候,她就觉得愧对老人的遗愿,愧对艰辛的弟弟。

2008年过完暑假,儿子临走的前一晚上,王瑛默默地收拾,不让任何人帮忙,她给儿子装了两双拖鞋,一双是夏天穿的,一双是冬天穿的。王瑛的朋友提醒她棉拖鞋是不是装错了,她眼眶湿润着说:“没装错,今年我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,我不想让儿子看见我这样,说好让他寒假别回家了,男孩子马虎,换季了也不知更换衣物,这一走说不定我们母子俩就阴阳两隔了。”那天晚上,她一遍一遍地检查给儿子收拾的衣物,生怕有丁点儿疏漏……

因为爱,她笑对人生

尽管她和家人经受了种种苦难,但几番痛苦的挣扎后,王瑛选择了坚强面对,乐观生活。因为她要用自己无私的爱来延伸生命的极限,升华生命的意义,彰显生命的价值。

2006年7月,南江遭受了特大旱灾,王瑛的丈夫近20天都没见到她,直到她几次晕倒在下乡的山道上,被随行的同事送到医院。然而,心疼她的家人还没缓过神来,检查结果更如晴天霹雳——王瑛已是肺癌晚期。

当王瑛得知自己患的是肺癌时,怔住了。她呆呆地在病床上坐了两天两夜,一句话也没讲,丈夫为此心急如焚,十多天头发就白了一半。

但是很快,王瑛就恢复了以往的镇静与从容。她主动找来医生:“我不能倒下去,我还年轻,还有很多事情要做!”从那以后她只字不提自己的病情,积极配合医生治疗。

一次一次的抽胸水让她面部抽搐,一次一次的推针输液使她血管萎缩、手背溃烂,一次一次的化疗让她大汗淋漓,身上骨头像被无数的虫子在噬咬。但她从不吭声,实在受不了就使劲握握拳,咬咬牙。

邓萍是王瑛的党校同学,也是王瑛生前好友,在得知王瑛肺癌晚期的消息后,马上赶到了医院。可是,出现在她面前的王瑛却是“穿着病服,盘着腿坐在病床上”。“我又没事,干啥子这么大老远跑过来!”王瑛笑容满面,邓萍却泪流满面。

止痛药、口香糖、化妆品,王瑛随身携带的包里总是装着这三样东西。上班疼痛难忍的时候,她就悄悄地服上几粒止痛药;剧烈咳嗽之前,她就反复咀嚼口香糖借此来屏住呼吸;下乡气色不好的时候,她就躲在角落里迅速地涂上胭脂,抹上口红。她告诉朋友,老百姓看见她面色依然“红润”,心里就会踏实。

到了后期,由于癌细胞已扩散全身,王瑛连完成穿衣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都非常困难,但她仍然一如既往地工作着、工作着、工作着。她说,生活不相信眼泪,人就是活一天也要活得快乐、精彩,就是倒下了,也要倒在岗位上。

每天她都要来回爬四层楼梯,她谢绝同事们的帮助,坚持自己扶着栏杆一步一步挪动。她身后总会有人故意走得很慢,其实他们都想跟着王瑛,搀扶她。可是当看到王瑛不时笑着回应上下楼打招呼的人,大家都含着眼泪,克制助她一臂之力的想法。因为他们深深懂得,王瑛的坚强源自内心,因为他们深深懂得,他们的书记,他们的大姐,总是想用自己阳光般的灿烂给人传递快乐、送去温暖,所以她必定会笑对人生。

因为爱,她绽放美丽

2008年11月27日,王瑛又要到重庆新桥医院住院治疗了。那天她起了个大早,吃力地穿好衣服后,又坚持着打了一个电话,再次嘱咐单位的同事去她对口联系的村看看,确保困难群众能够温暖过冬。然后她让丈夫搀扶着来到厨房,痴痴地凝视着正做早饭的母亲,那无限留恋与不舍的眼神,看得人心都要碎了。出了家门,丈夫背她下楼,她轻轻拍着丈夫做过手术的肩膀,告诉他:“你手有病,不要压疼了。”

这种真挚的爱,这份细腻的情,这颗滚烫的心,又怎是一个“藏”字所能掩饰得住呢?

王瑛的丈夫说,王瑛是他见过的最完美最伟大的女人,永远替别人着想,当他处理完丧事回到家中,看到王瑛已经提前悄悄地将他所有的衣物洗得干干净净,分春夏秋冬折叠得整整齐齐,不禁失声痛哭;

王瑛的婆婆还在念叨,去哪里找这么好的儿媳妇,自己身体都成这样了,还老惦记着我们,每次回巴中都给我们买好水果,冬天还给我们添置棉衣;

王瑛的公公,一名刚烈的军人,儿孙们从没看见他流过泪,却因为王瑛的离去老泪纵横;

王瑛的外甥告诉我们,舅妈虽然在时间和金钱上很“吝啬”,但对亲人在情感上的付出却一点不少;

……

王瑛去世的第二天刚好是她的生日。凌晨两点多,她的同学和朋友都来到殡仪馆,就在灵堂上流着泪给她敬啤酒,轻声唱着生日歌,他们说,王瑛,你生前总是忙、忙、忙,今天你终于有空了,我们终于可以一起给你过生日了;

“背二哥”来了,他们裤脚还来不及放下,沾满灰尘的手还没来得及清洗,他们高举着“王瑛一路走好”的黑色挽幛,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想念王瑛的山歌;

王瑛捐助过的贫困学生来了,他们哭着说,一定会加倍努力,争做一个对国家、对社会有用的人,以告慰王妈妈的在天之灵;

被王瑛处分过的同志来了,他们说,不会忘记她的鼓励,会用实际行动来报答她的关爱;

两年不愿相见、不愿接听她电话的弟弟也赶来了,他捶胸顿足,痛悔万分:“姐姐,我错了,我不该为难你,还怨你不念亲情,现在看到这么多老百姓视你为亲人,追念你、赞颂你,我已经真正懂你了,姐姐原谅我吧……”

是啊,我们也都理解、明白了她!爱,让她焕发出一种神奇的力量,温暖别人的同时也灿烂了自己的生命,她用无私的爱作墨,在47年的人生画卷上,书写了一个大写的“人”!(来源: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)

关闭窗口

中共bt36365最快线路检测纪律检查委员会 bt36365最快线路检测监察处

邮箱:jjjc@hactcm.edu.cn电话:0371-65575590